e社区

展开

社区小喇叭     

全站
admin 说: 注册时请使用中文名注册谢谢合作
2016-07-31
全站
admin 说: 欢迎大家
2016-07-14

赵晓:下一个百年,中国人该怎么办?

[复制链接]

  离线 

我的人缘0

查看他的品牌

总监|特勤组

2090

主题

3876

帖子

3万

积分

总监

Rank: 8Rank: 8

积分
36802

社区QQ达人最佳新人活跃会员热心会员推广达人宣传达人灌水之王突出贡献优秀版主

QQ
分享到:
发表于 2020-5-30 14:25: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可信度:
 
100% (33) 【我投】
  作者可疑度:
 
0% (0) 【我投】

e社区欢迎您,马上申请户口,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e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申请户口

x
赵晓:下一个年,中国人该怎么办?


文章来源|善商原创
作者|赵晓

不唯上  不唯书  不唯众  只唯实
导 语

回顾百年历史,我们每个人都要想一想,中国人接下来的路究竟该怎么走?

正文 TEXT

†赵晓:美利坚与启示点评.mp3来自全球善商00:0026:01



一、经济是果,信仰是根


谢谢前面两位老师精彩的分享!我从他们的分享里头学到很多。因为我是学经济的,经济其实是个果子,长在制度这棵树上。制度又以政治法律为主干,不了解这个枝干,也就没有办法了解经济的果。所以我特别愿意来向军宁学习,因为他是政治学者,贺老师和建勋是法律学者;干城老师是从事文化工作的,文化其实是根。今天在这里军宁也从政治法律,最终延伸到文化信仰的根去了。


1、美国建国的原则源于《圣经》


军宁今天的分享颠覆我们过去的很多成见,比如美国的历史,我们说它很短,只有几百年,其实不是,美国的历史跟欧洲的历史紧紧联合在一起,欧洲的历史又跟希伯来的历史联合在一起,所以他就提到5000年,而并不是所谓的244年。

还有大家印象中的美国是进化的、世俗的、科学的、现代的、民主的,这是大家给美国贴的标签,但是军宁说了,美国的秩序是神灵的、宗教的、道德的、古老的、共和的。今天他分享的这本《飞跃5000年》,特别强调美国建国的每一条原则都是从《圣经》中出来的,并没有一条原则是美国的国父们发明的,他们只是发现了并不是发明了这些原则。


2、人的权来自上帝


他讲到人民的主权不是来自人民,在前几次我们云上学堂的探讨当中,我们也讨论过这个观念:如果人民的主权是来自人民,其实它就没有神圣性。过去我们说社会契约,就好像几个人关起门来,然后相互协议,给另外一些人权利或者不给,这个是很可怕的,搞不好就会出现多数人暴政。所以人的权利应该是来自上帝,叫天赋人权,这才是神圣的。不依赖于政府、不依赖于皇上,也不依赖于人民,或者所谓的社会契约,他的权力是神圣的,你不给他权力,就违背天理了。


3、上帝的手掌管市场、法律和政治


军宁今天讲的还有一些让我很震撼,比如他讲到作为被创造者的人,他必须遵守创造者的法律,作为被造物的人,必须遵守造物主的法律,换句话说,人不能制定法律,人只不过是贯彻和实践法律而已。产品不能为自己书写使用手册,我们人就是上帝的作品,就是它的产品,我们不能为自己书写使用手册,这个使用手册是谁写的呢?当然是这个工程师、这个作者写的,创造者写的。这些都是让我很震撼的。

但是这些对我们经济学者来说并不陌生,为什么呢?因为我们会讲“看不见的手”。市场配置资源大家现在都比较接受了,就是认为应该交由市场来配置资源,而不是几个人关在屋里指天画地,然后制定计划说全国人民应该怎么干,这是完全不可能的!

现在我们明白,市场这个“看不见的手”,其实就是上帝之手。要把市场这个配置资源的最终权力交给上帝,不是交给某个人、交给计划当局,不是交给人的理性。所以有两种根本性的分歧,一种是觉得人的理性很厉害,崇拜人的理性,什么都依靠人的理性去配置资源,或者去制定法律等等,总而言之,这个就是迷信和崇拜人的理性;另外一种恰恰相反,他相信人的理性是不完全的,那当然就交给市场了。

今天我从军宁的分享当中进一步看到,这个“看不见的手”不仅是在市场当中,其实在法律当中也是这样,在一个国家的顶层设计、它的法律政治体系的构建当中,我们要看到人类理性的有限,最后不是靠理性,而是转向超理性的上帝的启示,从这里开始来进行建构,就让我看到“看不见的手”不仅是市场之手,也是全能之手,它也在法律政治当中发挥它的作用,所以才能够让我们看到公义之手、仁爱之手以及盼望之手!


4、政治、法律、文化要符合天道


军宁这个分享让我很受鼓舞,我们俩其实也有相当一段时间没有坐在一起讨论了,只不过是我看到他一篇一篇好文章,觉得他最近蓬勃生长,岂能放过他,一定要让他来好好给我们讲一讲!他讲的的确是很精彩。我知道他以前研究政治,希望中国有一个开明的政治,有一个现代良治。那政治背后是什么呢?肯定是法律,所以他研究宪政、研究法律,从法律他最终又追溯到它的文化源头,是哪一种文化带来这样的法律呢?

这就让我想到经济学家中的杨小凯。杨小凯探索中国向何处去,最后发现只有市场能够给中国带来富裕,才能救中国;到后来发现了产权是市场的基础,没有产权这个基础,市场无从谈起,所以他就研究产权;再后来他发现没有现代政权制度就没有现代产权制度,所以他成为研究宪政的中国第一个经济学家,甚至可能也是中国第一个宪政学者,可能比大多数的政治学家、大多数的法律学家甚至都更早。贺老师你们可以纠正,如果说的不对的话。我印象中他是第一个讲宪政的学者,不仅是经济学者。

但杨小凯最终发现,宪政像一棵树,不是种在任何地方都能长得好的,好树还要在好土里才能够结实百倍。他发现宪政是在基督教的文化里面生出来的,而且在基督教的土壤里,它能够结实百倍;其他的土壤,当然你也可以移植,也可以长,但是可能就没有那么亲和,用亨廷顿的话来说没有那么亲和,效果也没有那么好。所以他最终也转向了文化和信仰的认识和研究。

我看军宁也有点像是从政治到法律,然后到文化、到信仰、到保守主义这个路径,大家可以说是像攀登喜马拉雅山一样,有的从南坡爬,有的从北坡爬,但是殊途同归,最后都爬到山顶上去了。

还有一个经济学家叫张维迎,大家都很熟悉,以前我跟他谈文化的时候特别不感冒,也特别不感兴趣。维迎在经济学家里面被称为叫“唯产权论”,他强调产权,讲什么都讲产权,以前跟林毅夫的争论也是讲产权,林毅夫说国有企业能改革好,张维迎说国有企业一定改革不好,就谈产权的问题。但是谈来谈去,后来我发现他变了,他从谈产权开始转向奥地利学派,强调不能搞凯恩斯主义,反对一切的产业政策,如何如何。后来在企业家的会上,维迎开始谈天理。中国那个时候大家都在谈法治,法治是rule of law,还是rule by law,法学家们都能够分辨,但是作为普通人、作为企业家,有的时候是糊涂的。我们制定了很多的部门法,但是这些部门法都是rule by law,不是rule of law。维迎就在企业家的会上特别讲到,如果我们制定了很多法律,看起来是依法治国,但是如果这个法律、王法是不符合天理的,不符合天道的,那么这个王法就是恶法,出来的所谓“法治”可能就是暴政,就有问题了。所以并不是说有个法律就行了,这个法律一定要符合天理,要符合天道。

我觉得特别有意思,从杨小凯到张维迎,然后到军宁,包括前面我听到建勋讲的,我觉得你们都上山了,都已经爬到山顶了,是从不同的路径,不同的山坡爬上去的,但是殊途同归,最终大家都找到了它的源头。



二、重要的事


1人不能取代神


这里我想到几点,第一点很重要,人不能取代神。人永远是人,这就意味着什么呢,人是有限的,包括理性也是有限的。经济学就强调理性人,这是大学里学的;但是上研究生的时候老师就会告诉学生,人是理性的,但是人的理性是不完全的;不仅如此,人的信息也不完全,你不能够获得所有的信息;不仅如此,人的道德也不完全,就算你的理性完全、你的信息完全,你的道德都不完全,你有了足够的信息、充分的信息、也有充分的理性,你甚至也不见得作一个对社会对别人好的一个决定,因为你的道德不完全。

总而言之,人就是不完全的:理性不完全,信息不完全,道德不完全。人就是人,人就是有限,就是有罪,他道德不完全,就是有死,到时候就转眼成空,如飞而去,就结束了。


2人总想取代神


但是另外一方面,人总想取代神。如果我们把亚当夏娃偷吃禁果的故事当成一个隐喻,伊甸园最大的一个问题,其实就是人想要像神一样,能够分辨善恶,能自己去审判,自己去作判断,就是不要爹了,觉得自己很厉害,想取代神也就是天父的位置。

今天在这里军宁讲到一个也是让我特别震撼的,他说如果没有神,只是人制定一套美国的法律,那人就跟神一样,美国的法律就变成巴别塔了。这个话很深刻,巴别塔其实就是人要建一座通天的塔,人彰显自己的骄傲,其实说到底就是人想取代神的位置。

所以其实我们人类是没有选择的:要不我们就是接受真神,要不就是崇拜假神包括把自己当神。


3、不是选择真神,就是选择假神


这个真神是多少年呢?军宁今天讲了“5000年的启示”,5000年祂一直在那,一直在启示,一直在发挥作用;另外一方面,5000年人类一直在逃避,在抵挡,甚至拒绝。毫无疑问,人类想树立各种各样的假神,这个假神那个假神,包括人自己,把人变成超人,尼采说的超人、理性等等,把人抬得很高,抬到至高无上,就是把人当成神。

像军宁今天讲的,就是讲天理、讲天道、讲保守、讲启示的这样的一支分出来,另外一支肯定就是拒绝上帝,就是讲人文,讲启蒙,再往前走就是变相的“政教合一”了。政教合一就是皇上不仅垄断一切资源,垄断一切财富,他还要垄断一切真理,他就代表真理,在他以外是没有启示、也没有真理的,在它以外寸草不生。这个就是变相的、另类的政教合一。所有的独裁专制统治者,最终它都要把自己抬到神的位置,就像希特勒一样,他一定要垄断真理,但是我们看到这恰恰是一切灾难的源头。

所以人类没什么选择,要不就是有个真神,要不就是有意无意中突然把别的当成神了,例如把人的理性当成神了,把科学变成了最高的宗教,或者把法律当成神,意为有个法律就完美了!


4、没有完美的制度


但是经济学的研究是发现没有完美的制度,在公司治理结构方面,永远都没有一个完美的公司制度,永远都存在着“信息不对称、激励不相容、责任不对等”这三大制度难题。我相信在整个国家治理当中也一样,因为公司治理跟整个国家治理是差不多的,只不过一个是微观层面,一个是宏观层面,在宏观层面你说哪一个制度就完美了?这个制度就可以变成神了,你有了这个制度就天下太平,一切都OK了?我看没有这样的制度,即便在宏观的国家治理制度上,三权分立或者其他,一定会存在很多问题。

所以有句话说,谁能够解决公司治理当中的三大问题,马上就可以获得诺贝尔奖,哪怕你做一个重大的改进,都能获奖。所以迄今为止其实人类没有一个完美的制度,这个制度一完美就变成神了,你只要这个制度就行了,剩下的什么都不需要了,但是这样的制度不存在。同样,在国家治理层面、顶层设计方面同样也不存在这样的制度。



三、过去的100多年没有好好认识这个世界


我现在看到一个问题,或者说一个很深刻、令人很痛心的感动,就是我们过去的100多年没有好好地认识这个世界,我们不知道这个世界是怎么回事,不知道西方文明是怎么回事,也不知道美国是怎么回事。知识分子啥都没搞明白,就给国家开药方、指出路,最后把这个国家指到一条可以说是荒腔走板、风雨仓皇的一条路上去,最后直接掉到坑里面去。


1“中学为体,西学为用”


我们知道100年前,中国因为鸦片战争被打蒙了,不得不向西方学习、去认识西方,但是我们一开始就设定了一个“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笼子。那么也就学点西方的皮毛吧!我们自认为自已的文化高过西方,所以要“中学为体”,国学才是我们的根本!所以一开始就拒绝了真正去认识西方文明的想法和冲动。

然后紧接着在第一代放眼看世界的那批人,在他们画地为牢的认识当中,中国的第二代知识分子产生了。蔡元培、陈独秀、李大钊,包括汪精卫、戴季陶,所有这些人,他们晕晕乎乎,对整个世界啥都没搞明白,还是受“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影响,当然他们对西方的认识在皮毛上多了一些,但本质上并没有多,也没有走出上一代人所画的圈子、思想的笼子。


2错误地选择了无神


在对这个世界、对西方文明、对美国,对英美这样真正代表西方文明的精华,而且在两次世界大战中拯救了整个世界的这样一支文明系统,也就是新教文明—从荷兰到英国到美国,领导世界500年的整个文明,并没有一个深刻认识的情况下,中国第二代的知识分子就做出了一个极其武断、自大的选择,这个选择是什么呢?在有神无神的问题上选择无神,然后选择唯物。


3错误地崇尚人文主义、启蒙主义和文艺复兴


再后来有一些知识分子包括今天的中国自由派知识分子,他们比较崇尚法国的自由、平等、博爱这套人文主义的理念、启蒙主义、文艺复兴等,人文主义也有市场,唯独对保守主义、经验主义,荷兰到英国到美国这支系统没有了解。


4100多年来,知识分子给民族指错了路


我一直讲知识分子很重要、非常重要,知识分子又没有权力,又没有钱财,按理说他是最不重要的,但是知识分子影响着整个社会未来的方向,也可以说引领整个社会未来的方向。同时知识分子代表民族的良心,一个民族的心转向哪里,这个民族的未来就转向哪里。回过头来看,我们这100多年来知识分子稀里糊涂,画地为牢,对这个世界根本没有正确的认识,特别是对西方文明的精华没有正确的认识,包括对美国也没有正确的认识。然后就指天画地,给这个民族指了一条错误的路,100多年狂奔、裸奔,然后不断地失败。戊戌变法失败,洋务运动失败,我们今天改革开放再一次失败。



四、今天的我们


1没有被限制住,导致资本市场的改革完全失败


陈浩武老师参加了中国资本市场的设计和改革,当时他是湖北省金融办的负责人,后来创办了长江证券。他上一次做了一场非常深刻的分享,就讲到他现在很感慨,资本市场的改革完全失败了,为什么呢?因为没有把权力限制住,所有的资本市场变成了权贵割韭菜的一个场所。

资本市场如此,整个中国改革不也如此吗?我们现在进入到吴敬琏老师所讲的权贵资本主义,权贵资本主义就是权贵割全国人民的韭菜。权力没有被限制住,改革“噗通”——又失败了!


2当今仍无法融入世界文明体系


今天我们同样在国际上也没有办法融入到世界文明体系,因为我们压根跟人家不是一条路,人家是有神,你是无神;人家是启示,你是启蒙;人家是超越理性的信仰,你是理性。根本是鸡同鸭讲。价值观不同,三观不同,最后人家只好重新组群,重新出发,跟你拜拜,没有办法玩到一块儿。



五、中国该怎么走?


1中国需要正确的出路


我们爱中国,我们不能糊里糊涂,不能像义和团那样去爱,不能像红卫兵那样去爱,不能像“爱国贼”那样去爱,对不对?爱中国要建立在真理的基础上,在真知的基础上、在真知识的基础上,对这个世界要真正地认识和理解,我们才能够给中国找出正确的出路来。


2神本还是人本?


回到100年前,这个100年过去了,我们现在再一次做决择,就是有神还是无神,中国人还要继续走一条无神的路吗?天道,还是人伦?过去儒教文化是人伦的文化。神本,还是人本?文艺复兴、启蒙运动、人文主义就是人本。但是荷兰、英国、美国它们走的不是以人为本,其实是以神为本。在以神为本的基础上回过头再来保守人的价值,也就是首先确定上帝至高无上的权力,祂的地位,回过头来再肯定人的地位;有上帝,人的权利是上帝给的,所以才有了神圣不可侵犯的人权。如果没有神,老子都被否定了,儿子也就没有任何权力。所以有一句话叫做“上帝被高举的地方,人权就被高举;上帝被践踏的地方,人权就被践踏。”


3知识还是智慧?启蒙还是启示?革命还是保守?


智慧,还是知识?知识就是叫人赚更多的钱,如何赚很多很多钱;智慧是让人活得更好!还有就是:启蒙,还是启示?工具,还是价值?如韦伯所说的工具理性,还是价值理性?还有:激进,还是保守?过去我们革命,把孔家店也给砸了,把什么都否了,激进、革命、还有改革,改革改不通了,就又转向革命。但是保守不是的,我以前讲过保守是个转化的路,是自心而物,自内而外,自下而上。改革是精英自上而下,是完全不同的。


4急功近利,还是立定根基?


再一个就是:急功近利,还是立定根基?中国知识分子现在也都看到信仰的重要性,我的老师周其仁老师跑了一趟以色列,终于发现了信仰是非常重要的,但是他讲完之后说,我们中国人是不是也要一个信仰?他说那也来不及啊!言外之意,来不及我就用别的来代替吧!

中国100多年来,我们一直在用假冒伪劣品来代替信仰,一会儿用美学代替信仰,一会儿用国学代替信仰,一会儿用主义代替信仰,一会儿用政党代替信仰等等,总而言之,就是觉得太慢了。中国知识分子停留在一种急功近利的心态,比中国的打工者还要急功近利,比中国的那些不法的商人还要急功近利。总想用假冒伪劣品来充当正品。所以我想中国知识分子必须做一个选择,你是急功近利,还是为中华民族、为万世开太平,必须立定根基?一句话,你是搞假冒伪劣,还是回归正道?



六、未来必须做的两件事


1要把罪恶的权力关进笼子里


要把罪恶的权力关进笼子里,这个大家都有共识了,领导人也说了。那权力为什么是罪恶的呢?大家却没有深刻思考过。其实原因就在于,人是有罪的,罪人掌握权力,权力必然腐败,绝对的权力必然导致绝对的腐败。如果人性不是有罪的,权力就不会腐败,你何必把罪恶的权力关进笼子呢?罪恶的权力关进笼子里是因为人的罪性。


2更加重要的是要把罪恶的人性也关进笼子里


所以更加重要的是要把罪恶的人性也关进笼子里。我们知道西方像美国,第一他是用宪政,把罪恶的权力关进笼子里;第二他是因着信仰,把罪恶的人性也关进笼子里,这两点加起来大概就好一点。当然也不是地上天堂,我们也不能说因为美国是基督教国家,美国就完美。不,美国一大堆问题。但是相比之下,它有双保险,所以它目前仍然是整个地球的领导者,也是代表人类最高文明的一个国家。中国要往前走,显然我们第一要把罪恶的权力关进笼子里。第二要把罪恶的人性关进笼子里。

回顾百年历史,我们每个人都要想一想,中国人接下来的路究竟该怎么走?





|诗篇32:5|
我向你陈明我的罪,不隐瞒我的恶。
我说:“我要向耶和华承认我的过犯。”
你就赦免我的罪恶。



来自群组: 信仰论坛互动


上一篇:三权分立的圣经依据 | 人性的不可靠
下一篇:头条 | 中国你怎么啦!
该会员没有填写今日想说内容.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户口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力和义务,笃行民主言论自由 。
e社区更懂你! 立即登录 申请户口
快速回复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