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社区

展开

社区小喇叭     

全站
admin 说: 凡发布非该地区资讯或新闻的一律删除
2016-11-28
全站
admin 说: 注册时请使用中文名注册谢谢合作
2016-07-31
全站
admin 说: 欢迎大家
2016-07-14

[百姓事16点评] 周恩来与“妹夫”聂绀弩[含8P]

[复制链接]

  离线 

我的人缘0
  • TA的每日心情
    仁爱
    2017-3-1 01:15
  • 签到天数: 14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3]偶尔看看II

    599

    主题

    1795

    帖子

    6586

    积分

    特勤组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586

    社区QQ达人最佳新人活跃会员热心会员推广达人宣传达人灌水之王突出贡献优秀版主



    现金: $492160

    名声: 200

    称号: 平民

    分享到:
    发表于 2017-5-24 00:18: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可信度:
     
    100% (9) 【我投】
      作者可疑度:
     
    0% (0) 【我投】

    e社区欢迎您,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e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周恩来与“夫”聂绀弩



    2017-05-17 人一民一的一名一义


    1999年5月,抗战时期北泉慈幼院聂绀弩、周颖老师的干女儿周健强,在参加北慈创建60周年为北慈纪念碑揭幕时,送我一本她撰写的《聂绀弩传》和一本她参与编辑的《聂绀弩还活着》。

    由于周恩来、邓颖超夫妇与北慈的创建人周之廉及其胞妹周颖、妹夫聂绀弩有着深厚的情谊,尤其是读了《聂绀弩传》后总按捺不住想为他们写点历史陈迹的冲动。

    拈来一篇《试述中国之乱源》撞开黄埔、中大两扇门

    1924年,聂绀弩从南洋教书、编辑《觉民日报》回广州,时年20岁。正值中国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通过宣言,实行联俄、联共、扶助农工的三大政策,革命正处于高潮。为了找工作,时任国民党中央党部宣传部干事的鲍慧僧,正好是邀他去南洋教书的老相识,要他报考由周恩来任政治部主任的黄埔军校。

    fd76ec2e9c07c9751c306bd74a732a18.jpg

    聂自顾只有高小文化,鲍要他谎报中学生学历。绀弩以闲散的心情,在广州去黄埔的小火轮上买了一本《向导》浏览,头一篇是《试述中国之乱源》,里面说:中国连年战祸,军阀混战,主要是帝国主义背后的操纵,帝国主义想瓜分中国,便出钱出枪,唆使中国人自相残杀,待两败俱伤,以收渔人之利……

    黄埔军校教务长何应钦简单问了他的履历。叫人给了他数学、语文两张试卷,转告说:“教务长说了,数学卷子可做可不做。语文题目是教务长亲自出的,你要注意写好!”

    绀弩打开一看,题目竟是《试论中国之乱源》!真是手到擒来,一挥而就,一考就中。

    无独有偶。次年黄埔军官学校第二期毕业时,正值莫斯科中山大学来广州招生,考题也正好是《试述中国之乱因》,绀弩又是一蹴而成,竟考了个第三名,成了留苏学生。

    在莫斯科中山大学,绀弩与邓小平、伍修权及国民党员康泽、谷正纲、蒋经国等同学。

    麻将桌上未识君

    两个姓名同音的人住在一起,一个是鲍慧僧,另一个是在苏俄顾问团资料室工作的包惠僧。聂绀弩是他们家的常客,常在一起打麻将。有一次,一位陌生人同他们一起打麻将,绀弩又是三家通吃的大赢家。

    过了星期天回到黄埔,星期一全校集合听报告,绀弩抬头看见讲台上作报告的人好面熟,不就是昨晚一起打麻将的青年嘛!当时怕别人笑话“少识寡见”,他悄悄地到教员用餐的小饭厅看看对号入座的姓名签条,才知作报告的青年是“政治部主任周恩来”。这是周、聂第一次相识。

    几个月后,陈炯明叛变,绀弩与黄埔第二期同学作为校长蒋介石的卫队,在周恩来的率导下,参加了第一次东征。

    学生军进驻海丰,绀弩被推荐为彭湃农运讲习所教官兼政治部科员,又正好赶上农民自卫军成立,开学时彭湃要聂绀弩向大家讲演“新三民主义”,他搜肠刮肚宣传了一番孙中山联俄、联共、扶助农工的三大政策,本来这些都是从新兵教育课本上学来的,他可谓“热炒热卖”,讲演常被一阵阵掌声打断。

    “妹夫”的由来

    周恩来、邓颖超、马骏、周之廉、梁乃贤、郑季清等青年于1919年在天津发起组织“觉悟社”,从事反帝反封建的革命活动。“觉悟社”的成员情同手足。周之廉胞妹周之芹年仅11岁,为被捕的“觉悟社”成员郭隆真等送饭传递消息,为该社年纪最小的社友。

    1927年“四·一二”蒋介石叛变革命后,在莫斯科中山大学的聂绀弩和许多留苏学生被遣送回国,暂居南京国民党中央党务学校,借担任训育员糊口,与他辅导的周之芹接触较密。在一次该校学生游行示威并与桂系军阀部队的冲突中,周之芹负伤,伤愈出院后住在“觉悟社”成员梁乃贤、郑季清夫妇家中,待寒假过去之后返校,之芹主动向绀弩进攻,坦露爱慕之情,终结连理。“觉悟社”的梁、郑夫妇成为证婚人。聂绀弩从而与周恩来结上了“亲情”。

    1929年后,之芹、绀弩先后去日本,与东京“左联”支部负责人胡风结识。1932年2月,聂绀弩由胡介绍加入“中国左翼作家联盟”,并出版反日刊物《文化斗争》,被日刑庭逮捕入狱,不久,绀弩、之芹、胡风、漆宪章一行30人被驱逐回国。

    1934年,聂绀弩在上海创办《中华日报》文学副刊《动向》,结识了大批“左联”文化人,以后《动向》成为左翼作家从事文化斗争的重要阵地,并为鲁迅发表过20多篇文章。

    在中共中央特科工作的吴奚如介绍聂绀弩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767c197d2b3d72eb3347530cd512dfb0.jpg
    聂绀弩、周颖夫妇1928年在南京结婚照。

    后来,周恩来从邓颖超那里知道:五四运动时期,“觉悟社”情同手足的姊妹中,周之廉之胞妹周之芹,因敬佩邓颖超,竟改名周颖,并在邓母家住过,得到关爱。故他们夫妇就亲切地叫周颖“阿妹”,也开玩笑地称聂绀弩为“妹夫”。

    一对假夫妻──聂绀弩与丁玲

    入党后,党组织曾给聂绀弩一个“尽量利用国民党的旧关系,打入他们内部去”以“深入虎穴获取军事情报“的任务,要绀弩投奔在中山大学的同学、当时在四川任参谋团政训处长的康泽。行前,鲁迅还在“梁园”设宴饯行,可惜无功而返。

    1936年9月,冯雪峰亲自给聂绀弩布置护送丁玲安全到达西安的任务,并约定:在途中遇见熟人就装着是巧遇结伴而行,没有熟人就假扮夫妻掩人耳目。在西安由身穿长袍头戴呢帽的潘汉年接走了丁玲。

    绀弩为完成这次任务可付出了代价:行前为避免连累他人,他不但未向鲁迅告别,还焚烧了鲁迅给他的全部刊发手稿和鲁迅给他的二三十封信件。待西安传来鲁迅逝世消息,绀弩兼程赶回上海直赴灵堂,只来得及请司徒乔画了一张巨幅遗像,和与胡风、张天翼、萧军等“十二弟子”,作为文艺界的代表,为鲁迅扶棺。

    b9b0da265a1971b02d85f4a0afeff286.jpg
    1936年10月19日晨5时25分,鲁迅病逝于上海施高塔路大陆新村9号寓所,享年56岁。此为16位青年作家为鲁迅扶棺。

    1938年,丁玲和吴奚如率领“西北战地服务团”到山西临汾慰问,“假夫妻”又一次见面。丁玲赓即邀聂绀弩去西安,在十八集团军办事处,见到了阔别十几年的周恩来。恩来一眼就直呼出他的姓名,还高兴地提议:“你还没有去过延安吧?想不想去看看?”

    丁玲陪同绀弩去延安,向毛泽东介绍了聂绀弩。

    面对“升官发财”的可怕曲解

    一天,似乎是欢迎聂绀弩。毛泽东、丁玲、李又然、绀弩,还有康生等几个人同桌吃饭,饭菜摆好,绀弩请毛泽东讲话。毛泽东只好站起来说:“请同志们吃饭吧!没有什么好的招待。”

    丁玲却笑着说:“聂绀弩也很会讲演,别看他不会讲那一套马克思主义的大道理,却有一条三寸不烂之舌,很会讲一气子的……”

    毛泽东就带头笑着鼓掌说:“欢迎聂先生讲话!”

    绀弩只好站起来说了他到延安的感受:

    bf75f035b844c6429145b31a321eccd6.jpg

    在一阵掌声过后,绀弩对多少天沸腾在胸中的激情,多少天挤满头脑的感想,得以尽兴倾吐发挥,感到无比的痛快!

    可是坐在对面的康生竟然站起来讲话,而且显然是对绀弩的讲话进行批驳。他说:“聂先生刚才讲到‘升官发财’,言下之意升官发财是一件坏事。其实不然,国民党讲究升官发财,共产党也要提倡升官发财!聂先生看到了许多有为青年涌到延安来,但没有看见延安也有许多青年涌到全国各地去。我们延安的青年就是要涌到各地去升官发财,去把日本人、国民党占有的官和财夺回来。我们就是要升官!就是要发财!……”

    绀弩怔怔地坐在那里,对这洋洋洒洒、振振有词的批驳,确实感到茫然不解!

    他在思索中,忽然懂得了许多东西:同一件事,或同一句话,是可以有截然不同的解释的;无论怎样的好心善意,都可以被解释成完全相反的另一个样子。……他忽然觉得,这样的曲解太可怕了!这样的人太可怕了!……如果连这样一席发自内心的赞美和感慨尚且被曲解成那样,别的什么还敢往下想吗?

    自那以后,绀弩对康生就产生了一种生理恐惧。

    “曲解”的确阴魂不散。几年后绀弩给香港寄去一篇《毛泽东先生与鱼肝油丸》,写他与毛泽东在延安,漫步街头谈论学习,并谈及音韵学;记毛泽东演讲深入浅出能打动群众,讲得风趣引发群众开怀大笑;说毛泽东那时工作繁忙,身体吃不消,要服用鱼肝油丸;并引发对毛泽东健康的关注……可是以后被人指出来,说仅题目中的“先生”二字就是对领袖的不尊不敬……加以指责。

    到抗日前线“带笔从戎”

    1938年春,聂绀弩初到延安,丁玲就邀他去听听毛泽东在陕北公学开学式上的讲话。

    cb3ceb742db20dd6490ad0bb221f1ee0.jpg
    左起:塞克、田间、聂绀弩、萧红、端木蕻良、丁玲(后排)。 1938年3月摄于西安八路军办事处。

    对一大批文化人,有一段讲话的确打动了他们。毛泽东说:“在国统区有七个君子,都被关起来过,既然是君子,为什么还要关起来呢?国民党如果有不对的地方,我们就要批评。从前用机关枪批评过,现在还要用笔杆和嘴巴批评!”

    毛泽东又说:“日寇会占领我们的许多地方,可能会比剩下来的大得多。日寇占大块,我们只占小块,怎么办呢?几百年前,王羲之就告诉我们:‘大块假我以文章。’我们不光要在‘小块’上做‘文章’,还要到‘大块’上做‘文章’──到敌后去打游击!”

    聂绀弩细细品味了毛泽东的讲话,他给同住在边区政府招待所的丁玲、萧军说,他想到抗日前线去,他要去西安找周恩来同志。丁玲正好要想回西安照管她的西北战地服务团,并邀萧军去西战团工作,于是三人结伴到西安。可是周恩来已从西安去了武汉,聂绀弩又单独一人赶往武汉。

    绀弩一到武汉八路军办事处,周恩来听说聂要上前线,见面就笑哈哈地说:“看,我妹夫来了呀!我支持你带笔从戎!”

    于是介绍绀弩去皖南云岭新四军军部叶挺、项英处报到。

    聂在新四军一支队与陈毅的朝夕相处中,还为陈捎带情书给张茜充当红娘,促成了陈毅与张茜的姻缘。

    周恩来电召绀弩

    1939年春,周恩来、叶挺到皖南新四军军部视察。一天,把绀弩叫到军部,在座的有军长、组织部长、政治部主任等。恩来与绀弩亲切握手后,问起参军后的生活,随后又问:“怎么还没把之芹接来呢?”

    “我早就要去接,我们主任不准假,他怕我去了不回来……”

    绀弩老老实实地说。他觉得这里很需要妇女干部,而他们为纪念鲁迅在世时办的《海燕》,也把当时出生的女儿取名海燕,可寄放在这里的老百姓家里。

    绀弩的话,虽让主任十分尴尬,但周恩来心知肚明。回到重庆不久,就给副军长项英拍来一份电报:

    “聂绀弩若用得着你们就留下。用不着,他又确实想离开,就让他到重庆来工作。”

    绀弩按恩来的安排,卸去新四军军部文化委员会委员兼秘书的工作,把他负责编辑的军部刊物《抗战》交给黄源。

    对绀弩家庭的关心

    因为战争和离乱,周恩来十分关心聂绀弩与周之芹夫妇之间的长期分离,故有皖南军部问及为什么不接之芹?后又拍电报征求来重庆的意见!

    从皖南回来后,聂又一直滞留在外,未及时赶回京山看望妻子和女儿,他们夫妇正闹着矛盾。

    周颖(之芹)本是河北南宫人,结婚近十年才有了海燕,抗战爆发后,即带上不足周岁的女儿去绀弩的老家湖北京山,当个乡村老师,做妇女救亡工作,参加当地游击队。直到1940年3月才从敌占区来到重庆北泉慈幼院,投奔创建北慈的胞姐周之廉,任保育主任。

    千里迢迢寻夫,得到的却是丈夫在桂林和一位女演员热恋的绯闻。因此把周颖视为小阿妹的邓颖超和周恩来狠狠地训了聂绀弩一顿。

    绀弩为自己家庭不和而苦恼,想返回桂林。周恩来同意了。

    一天,绀弩急匆匆地去董锄平家,一见面就笑着说:“我的家庭纠纷,周公和邓大姐帮助解决了。”推己及人,绀弩语重心长的问董的夫人高启洁:“你们结婚这么多年,你知道锄平多少?董锄平是当初除李大钊、陈独秀、张国焘之外最早的共产党人。我在十七八岁时,锄平就寄《共产党宣言》和他主编的《劳动周刊》给我看。你要珍惜呀!”

    以后启洁写出《董锄平传》。也是得益于绀弩。

    adfc91856c267f70b935796c6cddd9b9.jpg

    1943年,绀弩再次从桂林回重庆,终于与周颖母女团聚,和好如初。

    1946年,周颖落为重庆“劳协事件”女犯人,被国民党投入监狱,绀弩联合各报大发消息、大造舆论、揭露国民党的反动阴谋,进行呼吁、营救,更显出他们的患难真情。

    绀弩长期在金华——桂林——重庆——桂林——重庆间奔走,他把党内同志间的私人关系,认作单线联系的党组织关系。党的组织关系都不知道落在哪里了?还是周恩来出面说:“没有问题,聂绀弩是中国共产党党员。”

    聂绀弩在周恩来的关照下,才接上党组织关系。

    磨 难

    在1955年肃反运动中,因1932年吸收绀弩为“左联”成员的胡风成了“反革命集团”分子;1934年介绍绀弩加入中国共产党的、曾任周恩来秘书的吴奚如也成了“叛徒”。绀弩的启蒙老师、辅佐孙中山创组中华革命党的孙铁人,于1922年介绍过他加入国民党;他与特务头子康泽、反共老手谷正纲等都有过从,他成了当然的“肃反对象”。经过批斗反省,虽没有戴“反革命”帽子,却定为“有严重的政治历史问题”,支部一致通过开除党籍(上级给予“留党察看”的正式处分)。

    1957年的“反右斗争”,绀弩虽无“反党宣言”、“右派言论”,但他把右派老婆周颖的鸣放稿子,在头一段换过100多字,后一段添过一句“表示一点愚忠”。夫妇两人双双打为“反右分子”,他最终被开除党籍。他不愿留在人民文学出版社,而主动选择去北大荒劳动改造。

    在北大荒密山农垦局八五○农场,一场莫明的着火烧毁了一排土坯茅草房。绀弩又成了不审讯、未定案的“纵火犯”,押解虎山监狱,并与外界音信隔绝。

    1962年1月28日,绀弩59岁生日那天,周颖手执一张“兹有全国政协委员周颖去虎林探望其夫”的介绍信,夫妇在狱内相见。

    周颖回京,向全国政协秘书长张执一作了如实汇报。在一次政协会议上,张谈到北大荒劳动改造的“老右”说:“一些年老体弱的右派分子,在那滴水成冰,零下几十度严寒的北大荒劳动,确实有许多困难,实在太艰苦了……”

    周总理在座,听了就问:“谁‘年老体弱’呀?”

    “比方聂绀弩吧。”

    周总理听了吃了一惊道:“哎呀,聂绀弩什么时期也当了右派?我没有看见过他的鸣放和右派言论呀!”

    以后夏衍听说聂绀弩作为“纵火犯”坐了一年牢,对周总理说:“聂绀弩这个人,不听话,胡说什么,都有可能。但放火是绝对不可能的。”

    可以说,聂绀弩对“肃反”审查和“反右”都是比较“自觉”的入网。

    1955年的“胡风反革命集团”案,绀弩与胡风交往素好,有关部门虽抓不到他的什么把柄,还是一封电报把他从江西召回接受审查。绀弩思想检查的头一句就是:“我比胡风分子还胡风分子。”自觉上纲。

    对划为“右派分子”,他也“释然”:“莫说只为老婆改动了几个字。即使不改动,看过她的鸣放稿子,也是可以定为右派的。”

    5f93844db5a4f0147920f1f1d76892fd.jpg

    晚年,楼适夷戏问绀弩坐监狱是什么味道,他“轻松”地说:“比你们在外边好一些,没有高帽子,没有喷气式,没有大批斗和红卫兵!能安安静静地通读四遍大部头的《资本论》!”

    在周总理的关照下,政协决定:基于右派分子劳动表现不错,加之有种种实际困难,让北大荒的全体右派回京……

    绀弩于1962年春天回到北京,被安排为全国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文史专员,潜心研究中国古代小说。

    聂绀弩从北大荒回来后,只是埋头钻故纸堆,夹着尾巴做人。

    “文化大革命”来势凶猛,他有过焚毁过鲁迅书稿的惨痛教训,犹豫再三,又的确舍不得他与同行“老右”的信件往返和诗词唱和,便突发奇想:打包寄到“边远”的四川,托胡风夫人梅志保管。殊不知信件和诗稿却落入看守胡风的公安手里,成为“恶攻”的罪证。

    1967年1月25日,绀弩以“恶攻”罪的“现行反革命”逮捕。以后秘密解出北京,投入山西临汾第三监狱,更判以“无期徒刑”。案由:犯有现行反革命罪,恶毒攻击社会主义,恶毒攻击文化大革命,恶毒攻击无产阶级司令部,书写了大量反革命文章……

    三个“恶毒”的具体内容是什么呢?除了寄给胡风的那一卷“罪证”外,也少不了宣判人所说:“恶毒诬蔑江青同志。”

    聂绀弩以“1924年入国民党黄埔军官学校第二期毕业”,借以假冒国民党县团以上军、政、警、宪、特,争取作为“战犯特赦”。接他回来的戴浩说:“要说聂绀弩攻击‘副统帅’并不奇怪:聂是名作家、老革命,老到与林彪同读黄埔(聂二期,林四期)、同为湖北老乡……聂从未将林放在眼里,老聂确实用粗鄙的语言骂过林彪。谁叫他又被周恩来称呼为‘妹夫’呢?”

    1976年11月聂绀弩释放回北京时,每月只有18元救济金。当齐燕铭给邓小平说起时,邓对聂绀弩知根知底,哈哈大笑着说:“黄埔学员嘛,算什么军警特?”

    随后齐派人给绀弩送去200元“营养费”。

    聂绀弩“特赦”回家,本应是不幸中的大幸。谁知屋漏偏逢连夜雨,他们唯一的女儿海燕,却偏因在他出狱释放前一个月,深感人生无望而自杀身亡。

    家中只剩聂绀弩、周颖孤孤单单两个老人。绀弩得知女儿自杀后,热泪湿枕。连夜写下一首七律:
    愿君越老越年轻,路越崎岖越坦平。

    膝下全虚空母爱,心中不痛岂人情。
    方今世面多风雨,何止一家损罐瓶。
    稀古妪翁相慰乐,非鳏未寡且偕行。

    1979年3月10日,北京市撤销对聂绀弩的判决,宣告无罪。4月,人民文学出版社改正错划“右派”,恢复他的党籍,被选为中国作家协会常务理事。1980年被选为全国政协委员。

    1986年3月26日在北京逝世。

    绀弩斯人

    人民文学出版社的“盖棺论”这样评价:“聂绀弩同志,是我国无产阶级文艺运动的老战士,杰出的文学家、诗人,著名的中国文学研究家,革命的社会批评家,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

    周恩来因为绀弩的落拓无拘、潇洒如流,说他是“大自由主义者”。

    夏衍撰文说聂绀弩才气横溢的杂文不拘一格,多姿多彩,认为他是“鲁迅以后第一人”。

    胡乔木称誉为“当代不可多得的杂文家”。

    聂绀弩饱览群书,无论在哪里,都能团结着一大群进步青年进行战斗。

    重庆北泉慈幼院的地下党员刘晴波,在1986年的《文学月报》上撰文说:

    “绀弩在重庆,常住北慈,我们这些青年教师成了绀弩、周颖夫妇的座上宾,他成了我们心中的一面旗帜,引导着师生走向光明。”

    解放后,我到北京拜望聂、周二位老师,谈到重庆我的舅父杨沧白,聂老师说:“杨沧白是同盟会重庆支部负责人,孙中山大元帅府秘书长,曾被委派四川省省长。在广州与廖仲凯是孙中山的左右二臂,杨、廖相互交替任财政部长和广东省省长……”

    bed15e60edd143e1026c652b4751e6d9.jpg

    聂老师赠我一本《三草集》,鼓励我在部队好好工作。我看到他佝偻着身躯,颤抖着手写的“邱月杭同学,教”那个“正”字都没有写完。

    聂绀弩老师走了,我常陷入深深的思念中……因此我写过一篇《折翅的海燕》讲述聂、周二位老师和独女海燕他们三人的去世,以纪念他们。
    【来源:中国语文网 文/邱月杭】




    来自群组: 时事评论社区
    该会员没有填写今日想说内容.
    回复 呼我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力和义务,笃行民主言论自由 。
    e社区更懂你! 立即登录 立即注册
    快速回复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