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社区

展开

社区小喇叭     

全站
admin 说: 凡发布非该地区资讯或新闻的一律删除
2016-11-28
全站
admin 说: 注册时请使用中文名注册谢谢合作
2016-07-31
全站
admin 说: 欢迎大家
2016-07-14

莫被“传统”谎言绑架了思维

[复制链接]
本站网友
分享到:
本站网友  发表于 2017-10-5 22:14:19 |阅读模式
  作者可信度:
 
100% (33) 【我投】
  作者可疑度:
 
0% (0) 【我投】

e社区欢迎您,马上申请户口,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e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申请户口

x
莫被“传统”谎言绑架了思维
原创 2017-09-13 老墨 智慧与思想



            莫被“传统”谎言绑架了思维


              巫术离不开谎言,文化巫术必然谎话连篇。自从周朝有了“文化”,巫觋摇身一变,便成了士大夫。二千多年下来,源于巫术的传统圣学,不仅完整保存了巫术智慧的思维哲学,而且一直占据着文化历史叙述的垄断地位。就如钱钟书先生所描述的那样:在中国社会,“不受教育的人,因为不识字,上人的当;受教育的人,因为识了字,上印刷品的当”。世世代代的中国人,都被自己所编造的巫术谎言绑架着,几乎没有人能够从谎言中干干净净地走出来。


             翻开历史,历史叙述中的谎言令人叹为观止。“君国子民,为善者皆在王官”,真是这样吗???被奉为“千古之绝唱,无韵之《离骚》”的《史记》就是这样编造历史的。《殷本纪》,“三人行浴,见玄鸟堕卵,简狄取吞之,因孕生契。”,《周本纪》,“姜原出野,见巨人迹,心忻然说,欲践之,践之而身动如孕者。”《秦本纪》:“玄鸟陨卵,女脩吞之,生子大业。”《高祖本纪》,“其先刘媪尝息大泽之陂,梦与神遇。是时雷电晦冥,太公往视,则见蛟龙于其上。已而有身,遂产高祖。”如此这般开始的历史叙述,敢往下看吗?敢奢望能看到真实的历史叙说吗?


             中国的历史记述源于巫术占卜纪事,春秋中的“经”文类似于甲骨卜辞,“经”即是巫术被“文化”前的占卜验事记录。历史上的史官本就属于巫吏,因此,历史记述在中国文化里,即是巫术活动的一部分,具有敬神、颂圣、占卜和验事的巫术功能。如果说,“文化”之前,国人对神灵还有几分敬畏,对待史实记载的态度尚存一份真诚和严肃的话,那么,“文化”之后,以敬畏圣人(孔子“三畏”: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为核心的圣学史,走向堕落就是注定的结果。圣学时代的历史记述,从孔子删改春秋开始,到今日腐化变质为彻头彻尾的谎言,完全附合巫术文化发展的必然趋势。


             古希腊哲学家在思考“如何建立公民社会?”“谁有权利教导未来城邦的公民?”“谁有权利统治城邦?”“如何理解言论自由与政治生活之间的哲学关系?”等问题的时候,我们的圣贤却在忙于攀附权贵,编制各式各样的巫术谎言,欺骗愚弄天下人。从世界范围看,无论是犹太教文化,还是后来的基督教文化以及伊斯兰文化,无不反对“谎言的智慧”——巫术。而唯独中国人对谎言智慧情有独钟,古今研究者及其相关学术著作汗牛充栋,堪称人类文化史上的一大奇观。


              谎言及诈术属于语言巫术的重要组成部分,谎言若被戳穿,传统文化的巫术本性就会原形毕露。把谎言视为智慧之术,自古就是中国人的“文明共识”,诸子百家时期,各家均有描述。《鬼谷子*权篇》“说之者,资之也,饰言者,假之也,假之者,益损也”。法家重视“法术势”,虽对语言巫术深恶痛绝,但也不得不承认,语言智慧的重要性。韩非子有《难言》和《说难》篇,即是专门谈论语言智慧(巫术)之术。“巧言令色”害人,又不得不“言之有术”,言有所饰,语有所匿,况且法家同样把诈术当作圣人“治官制民”的有效手段。“凡说之务,在知饰所说之所矜而灭其所耻。”“夫言行者,以功用为之彀者也”。儒家就更不必说了,整体上儒家学说就是由谎言建构起来的文化巫术系统。


               巫术的可信度来自对巫觋的权威性迷信,文化巫术中对命题的正确性判断,只能仰仗圣人的权威裁决。巫术即不像神学那样,人人能够自信其信;也不可能像科学理性那样,人人可以自证其明。巫术文化里,每个人都在自占自卜,但结果却永远不能自信与自明,唯有“听天由命”——由圣人告诉你。因此,巫术圣学根本容不下普适性的价值观念和逻辑理性,只能凭借文化专制主义的强制教化和垄断宣传,训练国人的巫术思维习惯,从而让国人习惯性的匍匐在“天命、大人与圣人之言”的脚下。


               历史文献浩如烟海,思考与记述者的历史视角却始终没有发生改变,中国文化缺少社会各阶层的述叙代表,缺少普遍民众的情感与思考。一方面是由于汉语学习难度高,另一方面则是文化专制限制了汉语的功能和表达范围。独尊儒术,致使“传统”文化在三千余年的历史时期,积累下数不胜数的谎言和垃圾,没有反思,没有批判,没有忏悔。只有反反复复对谎言的利用,再利用,一代又一代的知识精英,靠不断地编造谎言,与圣人圣权分享统治天下的利益。当代圣人的所谓“辩”,“正面教材”、“反面教材”,又何尝不是在玩弄国学的巫术“智慧”呢?


              一朝政权下台,新一轮的统治者和士大夫,无不是继续利用“传统”制造谎言,编制新一轮的巫术圣话。维护“传统”,分享权力,成为知识分子与统治者合谋保护谎言不被戳穿的最好“理由”——“继承传统”的“传统”,正是造成中国文化历史时钟停摆二千余年的最大谎言。从民众的角度观察,习惯成自然的思维方式和愚味产生的迷信,以及对谎言破灭之后“不可预知”的恐惧,导致相当一部分民众参与到谎言的编制过程中,而大多数民众参与撒谎的主要方式就是沉默。


                当谎言成为文化的一部分,成为生活必须品,维系谎言且继续编制谎言,就成为每个人、每个家庭、以及每个社会团体组织,维持生存的理所当然。否则,任何离谎叛术的行径都会被视为是离经叛道,轻则陷自身于众叛亲离之境,重则为自己招至杀身之祸。谎言生谎言,谎言代代传。谎言越是流行,人们越是害怕看到真相。传统文化谎言早已成为国人自我精神麻醉的鸦片,对于那些敢于说出真相的人,国人反而保持着极端敏感的戒备心理与抵触情绪。


              比如:国人习惯性的认为中国社会在几千年间,始终是一个以家族宗法制度为社会基本单元的国家。说到始,可以认为是原始家族部落的延续。但实际上,家族部落体系在秦朝就已经不存在。先秦时期的部落战争已经演变成了国家战争,王权争霸战争,参与到战争中的士人也没有留下任何家族意识的思想痕迹,说明家族部落意识已经不存在。分封制被废除,郡县制与统一的官僚体制加上秦朝奉行的法家学说,大型的家族在秦朝根本没有存在的制度基础。所以,秦律中也只有“夷三族”之说,由此也能证明,战国时期的大家族意识并不强。


               汉代独尊儒术后,儒家为落实家族宗法制度,施行了比秦律更为残酷的“株连法”,即“诛九族”的刑律,这条刑律才是中国社会形成大家族“传统”的根本原因。倒过来看,随着最后一个王朝灭亡,“诛九族”的律法失去效力,国人的大家族意识也随之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仍是三代以内的小家庭思维。事实上,即使在汉朝,如果没有“诛九族”这条法律,大家族的宗法管理制度也不可能落实与维持。由于儒家要维系自己的学术独尊地位,借“传统”作幌子,通过施行比法家更为残酷的株连法,来保障儒家宗法文化的正确性和有效性,才编造了“家族宗法传统”的文化大骗局。


               中国就是这样一个巫术横行的国家,圣人一会儿阴,一会儿又阳。“反传统”的政治正确刚刚收场,便开始“兴传统”的英明智慧。而”传统“对中国人到底意味着什么?没有人搞清楚,甚至于没有人敢于深入思考。国人的所谓“思考”,永远停留在阴阳两面的反复利用上。


               国人每时每刻都活在这种翻来覆去的占卜性选择当中,对传统文化的反思,虽然从“新文化”运动就已开始,但由于“新文化”运动时期大量外来思想的涌入,当时的知识分子把大部分精力都用在了学习与吸收外来文化上,对传统文化的反思并不深入。而相当一部分的本土思想者,仍立足于为圣王谋的术士视角,这类“思想”仍属于政治人物和野心家对外来文化思潮的“阴谋”利用——以巫术掌握“主义”。


             国人从未失去传统,无论是“反”或者是“兴”,“传统”始终是传统政治正确的代名词。“传统”到底是什么?是历史叙述中的记忆?历史中的伦理秩序?坟墓里出土的古董?复兴传统是要重新回到传统历史叙述的“真相”意境之中?还是要重新恢复传统文化的伦理秩序?或者穿戴上坟墓里刨出的古服古玩?我想,但凡是神智健全的人,都不会接受如此颠狂的想法。


              当代对“传统”的“批判”,或者“复兴”,都不过是”圣人“思维的文化巫术,目的仅在于替当时的政权编造正确性与合法性的圣话。“批判”和“打倒”无所不用其极,也就为“复兴”留下了“合理性”。就如不自量力的闭关锁国,为“开放”播下了“神明”的种子一样。这些不断冒出来的“神明”领袖,实质上都只是文化巫术制造的谎言。“阴谋为神,阳术为明”,“我们即不能用阴谋否定阳术,也不能用阳术否定阴谋”。历史上,圣人的独断总是“神明”,民众的命运则永远悲惨。


            “传统”叫得越响,人们对“巫术”(没有信仰的智慧 )的需求就愈加强烈,如今走进新华书店,最显眼的莫过于《厚黑学》、《权谋术》、《仕经》、《守弱学》之类的巫术大作。反过来,巫术盛行,又进一步加剧谎言的制造和传播。人人依赖“巫术”,人人便如同“巫觋”一般。巫术让社会变得越来越虚假,每个人稍有不慎就会被他人的“智慧”牵着鼻子走。这样的社会容不下思想的理性和信念,每个人只期望能比别人多长出一个“心眼”,人与人之间时刻处于相互猜疑、相互争斗的状态。


             “传统”文化属于巫术,其中即没有理性,也没有产生理性的基因;即没有信仰,也容不下普=世的信念。国人的思维不应当纠结于从“传统”中寻找理性和信念。对待“传统”最合适的态度,应当是像对待逝者那样,恭恭敬敬的向“传统”敬一柱香,叩三个头,然后立起身,转身面向未来。


回复 呼我

使用道具 举报

  离线 

我的人缘0

该用户从未签到

0

主题

6

帖子

31

积分

观光组[0级]

Rank: 1

积分
31
发表于 2017-11-11 11:59:30 | 显示全部楼层
创意哦!楼主高人啊 谢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户口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力和义务,笃行民主言论自由 。
e社区更懂你! 立即登录 申请户口
快速回复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